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威尼斯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最后一支救援部队撤离山西沁源 乡亲们含泪送别

时间:2019/4/9 11:15:22  作者:  来源:  查看:11  评论:0
内容摘要:  到4月8日,参与“3·29”森林火灾扑救的消防官兵以及部队指战员全部撤离沁源,临行前纷纷收到了来自县委、县政府以及乡镇和村委赠送的锦旗。可是,在4月7日,红源村好乐草莓基地的后勤保障组成员却收到了来自山西省直属六支队左权县专业森林消防队送来的锦旗。  “真的没想到,消防队打来...
  到4月8日,参与“3·29”森林火灾扑救的消防官兵以及部队指战员全部撤离沁源,临行前纷纷收到了来自县委、县政府以及乡镇和村委赠送的锦旗。可是,在4月7日,红源村好乐草莓基地的后勤保障组成员却收到了来自山西省直属六支队左权县专业森林消防队送来的锦旗。


  “真的没想到,消防队打来电话说要送锦旗,我们觉得又激动又羞愧。为这个事还专门一级级请示汇报,问能不能接受这个锦旗。咱觉得人家是来支援咱的,咋还能让人家送锦旗?县上说,人家给送锦旗证明后勤点的工作做到位了,收下吧。”4月8日上午,依然还在红源村值守的县治超办主任韩国峰对山西晚报记者说。

  安置点共为两万多人发放各种物资

  3月29日,火情发生后,韩国峰就来到红源村,选取了村北好乐草莓公司作为临时后勤点。此时,火情已经从王陶分为两条火线蔓延开,红源村村民提前撤到了安置点。紧急叫回两名村里的干部,韩国峰开始协调组织各种物资。从县里调集食品,从民政部门调配铁锹、大衣。草莓公司把仓库和餐厅以及办公室都提供了出来。

  “红源村的地理位置处于官滩乡和郭道镇的交界地带,在火灾东线的中间地带,南北两边救火的人员往来都比较近,所以从扑救工作开始,各地来救火的消防官兵以及其他人员会就近来这里取用必要的物资,或者短暂休息,吃点东西。”县文化局局长史建峰和县农机中心主任郑蔼民在红源村蹲点,最近一段时间也是全身心投入保障点的工作中,因为这个保障点来往人多,县里调派了好几名干部在这儿蹲点。

  “头一天晚上,来红源村吃饭的就有650多人,后来平均每天来这个保障点吃饭的人至少也有三四百。”郑蔼民说,“我们要保证每一个来到咱们保障点的救火人员,进来就有热水喝,有热饭吃。”因为担心从外地来的消防人员有水土不服情况,红源村安置点还准备了三个大容量烧水保温桶,所有饮用水全部用的是瓶装矿泉水。“这两天拧矿泉水瓶子都能让右手食指起了茧。”郑蔼民说。

  为了让大家有热饭吃,又专门找了两位宾馆的大师傅来掌勺。“当时两位师傅听说要来后勤保障点,给救火前线的人做饭,就自己掏腰包从县里买了2000多块钱各种调料,我说给他们报销,人家说啥也不要。”韩国峰告诉山西晚报记者,“为了给大家吃好,俩人还让人特地杀了家里一口猪,不过因为没经过检疫,没送到这儿来。”俩人对奋战在扑救前线消防员的那份浓浓感激之情全部倾注在了饭菜中。

  “来咱们红源村保障点吃饭的人,越来越多,一开始是消防官兵,后来安置点的村民回来也有人过来吃,因为刚回来家里还都没安置利索,不过大家只要看到消防官兵们进来,立刻就会先让火线上下来的人赶紧吃。”尽管天天几百人在这里吃喝,却从未需要人去特意维护秩序。

  “因为火灾,村里的电都停了,调了一辆发电车,一开始没想那么细,很多消防战士进来需要给手机和对讲机等设备充电,后来又赶紧配备了不少插座。这两天各种联系都需要靠手机通讯,缺了电肯定不行。”

  韩国峰和其他几名蹲点干部根据情况随时为前方扑救人员提供必要的保障物资。“从3月29日到现在,红源村安置点共为两万多人发放了各种物资。到7号为止,为4500多人提供了热汤热饭。战士们从火场下来,裹着大衣坐在地上就睡着了,看着真心疼。让他们每顿饭都吃上现做的热饭,咱能做的就是这么多。”

  用最短的沟通实现快速供需对接

  从沁源“3·29”森林火灾发生,到4月8日各支救援队伍离开沁源这10天,后勤保障点为前方扑救人员提供了实际而有力的支持。

  这次扑救工作参与人员达到了15000人以上,在极短的时间内,这些人迅速集结到沁源县,到哪里吃,到哪里住,需要的各种物资从哪里领取……如何安排调配各方,着实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沁源县组织部部长王宇红是这次后勤保障工作的总调度,一边组织调度各方物资保障,一边还总结了不少后勤保障工作的经验。政府在这次后勤保障工作中做到了主导保障、精准保障、关键保障、核心保障,兜底保障。

  王宇红说,政府的主导保障占整个保障比重的96%以上。保障工作由长治市市长直接牵头,调配各个县区的保障供应,所有物资设备的保障实现了全覆盖全程保障。保障工作分为物资供应、饮食供应、油料供应三大块内容。“后勤保障中,吃喝是基本保障,最核心的保障是专业物资的保障。比如,发电车、挖掘机、吊车等这些机械车辆,只有油料及时保证供应到位,才能正常工作,成为其他各项工作的保障。专业物资的精准保障做到位,才能让那些保障队伍转化为作战力量。”

  在10天的时间里,王宇红几乎没有离开被他称为“作战室”的那间办公室。“我们这几天实行了信息的高度集中,电话不断,各方信息全部汇集到这里,然后根据需要,提供点对点的对接工作。”用最短的沟通实现精准保障,而且最快速高效地实现供需对接。

  比如长子县这次援助了30名森防队员、6辆洒水车,调集价值近40万元的救援物资——防寒大衣500件、水壶2400个、手电筒1500个和食品4车。后勤保障指挥部就像一个中央处理器,会根据距离就近安排郭道镇或王陶乡接收下来,然后再把这些人员和物资分配到最需要的保障点去。

  多方保障形成合力确保工作顺利进行

  有政府作为主导保障,还有其它各种保障工作起到了补充和支持作用。企业职工和当地群众提供了就近保障;各方志愿者的参与成为扑救工作中的个性保障;参与扑救工作的救援队本身有自我保障;社会各方的支援提供了辅助性的保障;在重要村镇设置的定点保障点,为流动性、变化性的救援工作提供了定点保障。所有这些保障工作,形成合力,最终有力地确保了这次扑救工作中的物资供应工作。

  让这些保障物资能准确快速地送到需要的地方,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人。在这次扑救工作中,沁源县所有机关干部全部参与到了后勤保障中,确保了后勤保障指挥中心发出的信息指令能快速执行到位。“保障工作的快速执行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高度授权,到每个保障点领取物资都会及时分发,而且一定会充足供应。从一开始后勤保障的负责人就说了,一切为了救火,要什么我们就给什么。”王宇红说,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参与这么大阵仗的后勤保障工作,还有很多的经验值得总结。

  当细雨飘来,参与此次救火任务的人们陆续离去时,不仅有消防官兵为后勤工作人员送来了锦旗,参与空中救援的金笠通航公司也给沁源一中餐厅送去了表达感谢的锦旗,还有更多人把感谢写在了心里。

  乡亲们纷纷来送别高喊“沁源人民感谢你”

  4月8日清晨六点多,天擦亮,赤石桥乡的长安街上已经来了不少乡亲。他们都是来送别即将撤离的山西武警机动支队的——这是最后一支撤离沁源的灭火救援部队。


  因为仍在看护期,绝大部分青壮年还在山上清查火场、巡林看护,前来送别的基本都是老人、妇女和孩子。


  孩子们扯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长大后我们也要当兵”。其中一个9岁的小姑娘怯生生的,说到“很佩服这些‘消防官兵’”时重重地点头。


  附近居民把家里攒下的鹅蛋煮熟准备送给子弟兵。

  一位大姐端着满满一盆煮好的鹅蛋。从3月30日撤离到昨天攒下的所有蛋,她都拿来了:“咱也没啥好东西,就是家里有两只鹅能下蛋,就想给孩们都拿上,让他们吃点儿。”


  人群中,很容易就看到那对老夫妻。“早上听见车子发动的声音,知道是要走了。”82岁的老奶奶坐在轮椅上,一直看着营房方向,念叨着,“孩们不容易,要欢送欢送。”81岁的老爷爷是位老兵,指着村周围的山说:“这都是被他们保护下来的!”又说起昨天武警官兵沿街道、挨家挨户给村子打扫卫生,还陪着他说话,老人家难掩高兴,“部队的传统还在。”

  乡妇联的大姐们,提着几个大袋子,里面是几百双从乡里家家户户汇集来的鞋垫。“有平时绣的,也有这几天赶出来的。男人们都去山上干活了,女人们就在家里做些针线活,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附近居民将亲手制作的鞋垫送给子弟兵,子弟兵却不好意思要。

  赤石桥村委也赶做了锦旗表达感谢。“危难时刻显身手,赴汤蹈火为人民”,寥寥数字,是感恩,更是敬意。

  七点半,部队准时开始撤离。

  战士们齐步行军,从临时驻地赤石桥乡中心小学列队出发。此时的街道两侧已站满了闻讯赶来的乡亲。

  “人民武警,三晋卫士……我们是人民子弟兵!”行军部队队歌嘹亮。

  “战士们辛苦了!沁源人民感谢你!”送别乡亲肺腑呼喊。

  队歌、行军口号、欢送声、锣鼓声夹杂在一起喧闹,激荡着每一个在场人的心。


  附近的小朋友骑自行车前来为武警官兵送行。

  行军至村外,战士们有序地顺着车尾踏板飞跃上车。欢送的乡亲们跟着汇聚过来,挨个向每一个车上的战士再次感谢。有乡亲哭了,带着哭腔大声喊“辛苦了!沁源人民感谢你!”也有战士忍不住了,端坐军姿,目光仍然坚毅,可眼圈红了,两行泪顺着被烟火熏黑的脸庞流了下来……


  战士们列队准备出发。

  终究还是到了分别一刻。军车启动,缓慢向前,道旁的乡亲们使劲挥手、喊着,战士们以军礼、鸣短笛回应着。军民一家亲,军民鱼水情,在这个早晨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此时,距离3月29日沁源森林火起已经过去十天十夜。人道无情的“老天”,似乎也被这最后一场送别打动。就在部队离开不久,天空开始落下细小的雨点。一场被盼了太久太久的雨水终于来临。而人工增雨作业车队,也正沿着此前子弟兵的“逆行”路线,向大山开进……

  我问这些年轻的战士,苦吗?

  他们黎黑的面庞绽出笑容:其实平时我们野外训练比这个苦。

  我问,面对火魔,怕吗?

  他们依旧在笑:既然我们来了,那就是最后一道防线!

  我不死心,接着问:真的不怕?

  他们说:真的!因为,我们的身后,是你们!

  如果不是这场大火,我很难想像一群20岁左右的“孩子”会像大片里的英雄一样,每一句都是金句,还那么自然。


  看着哨兵脸上洗不掉的灰烬,一位姑娘忍不住拿出湿巾为兵哥哥擦脸,可怎么也擦不掉。

  我也第一次意识到,在他们眼里,我不是记者,也不是大姐或者阿姨,只是一个被他们保护着的“老百姓”。

  我们报道他们在山顶火线灭火三天两夜,夜里睡在自己挖的土坑里。有读者质疑:为什么我们的后勤保障这么落后?战士们说:因为风太大,帐篷扎不住,而且平时我们的野外训练比这个苦得多,要适应战备状态。

  我们报道他们下山谷排查火点烟点10小时,背着几十斤水桶,带着饼干充饥。有读者质疑:为什么热饭送不到一线去?战士们说餐车到不了沟里,其实每天都有群众送饭到一线,甚至晚上10点,还有人送夜宵。

  我们报道他们撤离时乡亲哭着送别的画面。有读者质疑:这是组织的吧?

  战士们没有再说话。

  其实是撤退的前一天,他们就接到了命令。这一天,我以为疲惫之极的他们会休息补觉,却没想到他们不仅把作为临时营地的学校打扫得干干净净,还把整个村子,包括每个院子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临行前,武警官兵把教学楼的地板擦得一尘不染。

  他们像英雄一样冲进火场,他们像儿女一样爱着家园。

  人心,总是会换来人心,何况是沁源这样的老区!

  我们总是渴望美好,却又习惯性地去怀疑这个世界。

  谁在静享美好,谁又在负重前行?

  这些年轻的战士们说,我们不是英雄,我们只是尽守职责,要配得上人民给我们的这份尊重。

  当真有天使降临在你面前,你,真的能认出他吗?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威尼斯人)